文言文大全文言文大全  练习大全  作者分类


        《明史·翟鹏传》原文及翻译

        明史
        原文
            翟鹏,字志南,抚宁卫人。正德三年进士。除户部主事。历员外郎中,出为卫辉知府,调开封。擢陕西副使,进按察使。性刚介,历官以清操闻。嘉靖七年,擢右佥都御史,巡抚宁夏。时边政久驰,壮卒率占工匠私役中官家,守边者并羸老不任兵。又番休无期,甚者夫守墩,妻坐铺。鹏至,尽清占役,使得迭更。野鸡台二十余墩孤悬塞外,久弃不守,鹏尽复之。岁大侵,请于朝以振。坐寇入停俸。复坐劾总兵官赵瑛失事,为所讦,夺职归。

          二十年八月,俺答入山西内地。兵部请遣大臣督军储,因荐鹏。乃起故官,整饬畿辅、山西、河南军务兼督饷。鹏驰至,俺答已饱去,而吉囊军复寇汾、石诸州。鹏往来驰驱,不能有所挫。寇退,乃召还。明年三月,宣大总督樊继祖罢,除鹏兵部右侍郎代之。上疏言:“将吏遇被掠人牧近塞,宜多方招徕。杀降邀功者,宜罪。寇入,官军遏敌虽无功,竟赖以安者,当录。若贼众我寡,奋身战,虽有伤折、未至残生民者,罪当原。于法,俘馘论功,损挫论罪。乃有摧锋陷阵不暇斩首,而在后掩取者反积级受功,有逡巡观望幸苟全,而力战当先者反以损军治罪,非戎律之平。”帝皆从其议。会有降人言寇且大入,鹏连乞兵饷。帝怒,令革职闲住,因罢总督官不设。鹏受事仅百日而去。

          其年七月,俺答复大入山西,纵掠太原、潞安。兵部请复设总督,乃起鹏故官,令兼督山东、河南军务,巡抚以下并听节制。鹏受命,寇已出塞。即驰赴朔州,请调陕西、蓟、辽客兵八支,及宣、大三关主兵,兼募土著,选骁锐者十万,统以良将,列四营,分布塞上,每营当一面。寇入境,游兵挑之,诱其追,诸营夹攻。脱不可御,急趋关南依墙守,邀击其困归。帝从之。鹏乃浚壕筑垣,修边墙三百九十余里,增新墩二百九十二,护墩堡一十四,建营舍一千五百间,得地万四千九百余顷,募军千五百人,人给五十亩,省仓储无算。疏请东自平刑,西至偏关,画地分守。增游兵三支,分驻雁门、宁武、偏关。寇攻墙,戍兵拒,游兵出关夹攻,此守中有战。东大同,西老营堡,因地设伏,伺寇所向。又于宣、大、三关间,各设劲兵,而别选战士六千,分两营,遇警令总督武臣张凤随机策应,此战中有守。帝从其议,且命自今遇敌,逗遛者都指挥以下即斩,总兵官以下先取死罪状奏请。

          先是,鹏遣千户火力赤率兵三百哨至丰州滩,不见寇。复选精锐百,远至丰州西北,遇牧马者百余人,击斩二十三级,夺其马还。未入塞,寇大至,官军饥惫,尽弃所获奔。鹏具实陈状。帝以将士敢深入,仍行迁赏。旧例,兵皆团操镇城,闻警出战。自边患炽,每夏秋间分驻边堡,谓之暗伏。鹏请入秋悉令赴塞,画地分守,谓之摆边,九月中还镇。遂著为令。

          二十三年正月,帝以去岁无寇为将帅力,降敕奖鹏,赐以袭衣。至三月,俺答寇宣府龙门所,总兵官郤永等却之,斩五十一级。论功,进兵部尚书。帝倚鹏殄寇,锡命屡加,所请多从,而责效甚急。鹏亦竭智力,然不能呼吸应变。御史曹邦辅尝劾鹏,鹏乞罢,弗允。是年九月,苏州巡抚朱方请撤诸路防秋兵,兵部尚书毛伯温因并撤宣、大、三关客兵。俺答遂以十月初寇膳房堡。为郤永所拒,乃于万全右卫毁墙入。由顺圣川至蔚州,犯浮屠峪,直抵完县,京师戒严。帝大怒,屡下诏责鹏。鹏在朔州闻警。夜半至马邑,调兵食,复趋浑源,遣诸将遏敌。御史杨本深劾鹏逗遛,致贼震畿辅。兵科戴梦桂继之。遂遣官械鹏,而以兵部左侍郎张汉代。鹏至,下诏狱,坐永戍。行至河西务,为民家所窘,告钞关主事杖之。厂卫以闻,复逮至京,卒于狱。人皆惜之。

          初,鹏在卫辉,将入觐,行李萧然,通判王江怀金遗之。鹏曰:“岂我素履未孚于人耶?”江惭而退,其介如此。隆庆初,复官。


        译文

            翟鹏,字志南,抚宁卫人。正德三年(1508)进士。封为户部主事。历任员外郎中,出任卫辉知府,后调到开封。升陕西副使,进职为按察使。性情刚直耿介,任官以清操见闻。

          嘉靖七年(1528)升为右佥都御史,巡抚宁夏。当时边政长久废弛,强壮兵卒大都被当作工匠为中官家私役占有。守边的人都是羸老不胜兵甲的人。加上番兵戍边无期,更有甚者是丈夫守墩台,妻子坐店铺。翟鹏到达后,尽数清查占役现象,使边兵更番轮值。野鸡台二十余墩孤悬塞外,长久放弃,不加防守,翟鹏全部恢复镇守。这一年是大荒年,他向朝廷请求加以救济。因为敌寇入侵,翟鹏被停薪俸。又因为他弹劾总兵官赵瑛失事,而被其攻击,故而被剥夺职务回家。

          嘉靖二十年(1541)八月,俺答侵入山西内地。兵部请求调派大臣督察军储,因而推荐翟鹏。于是翟鹏恢复故官,整治畿辅、山西、河南军务兼督军饷。翟鹏驰马到达,俺答已经跑走,而吉囊军又侵犯汾、石诸州。翟鹏往来追赶驰驱,不能有所挫敌。敌寇退后,于是被召还朝。

          第二年三月,宣、大总督樊继祖被罢免,提升翟鹏为兵部右侍郎代替他。翟鹏上疏说“:将吏遇到被掠人员牲口靠近边塞,应当多方招徕。杀降邀功的人,应当罚罪。敌寇侵入,官军遏止敌人虽然无功,但使边关赖此得以安全,应当记录在案。假若敌贼众而我寡,奋身作战,尽管有伤亡挫折、但未使生民受到残害的人,于罪应当宽免。在法,按俘虏人数论功,按损失挫折论罪。于是有冲锋陷阵而没有时间斩敌人之首级的人,而在后面掩护者反而将割取的敌人首级积累起来邀功,有犹豫观望的人幸运苟全,但奋力作战当先的人反而被以损军治罪,这不是军律平正之意。”皇帝都听从他的建议。正遇上有投降的人说敌寇将要大举入侵,翟鹏连连乞求兵饷。皇帝大怒,下令革除翟鹏职务让他在家闲住,于是罢去总督官不再设立。翟鹏受任办事只有百日就离去了。

          这一年七月,俺答又大举入侵山西,纵掠太原、潞安。兵部请求再设总督,于是又起用翟鹏任旧职,并下令他兼督山东、河南军务,巡抚以下都听从他的节制。翟鹏受命,敌寇已退出塞外。立即奔驰赶赴朔州,请求调陕西、蓟、辽客兵八支,以及宣、大、三关的主兵,并招募土著人丁,选骁勇精锐兵十万,以良将统领,分列四营,分布在塞上,每营挡住一面。敌寇侵入境内,用游兵挑战他们,引诱他们追击,诸营好进行夹攻。如果不能抵御,紧急跑到关南靠墙死守,等他们困乏回去的时候,在半路上攻击他们。皇帝听从他的建议。翟鹏于是下令疏通战壕,建筑垣墙,这样修边墙三百九十多里,新增墩台二百九十二个,护墩堡一十四个,建造营舍一千五百间,得地一万四千九百多顷,招募军士一千五百人,每人给五十亩,节省仓储无数。上疏请求东从平型,西到偏关,划地分守。增加游兵三支,分别驻扎雁门、宁武、偏关。敌寇攻墙,守兵抵拒,游兵出关夹攻,这是守中有攻。东边大同,西边老营堡,因地设伏,窥察敌寇的动向。又在宣、大、三关之间,各设劲兵,而另外选战士六千人,分为两营,遇到紧急情况下令总督武臣张凤随机策应,这是攻中有守。皇帝听从他的建议,并且下令从今以后遇敌,逗留的人,是都指挥以下的立即斩首,总兵官以下的先取死罪状奏请。

          在这以前,翟鹏派遣千户火力赤率兵三百警戒兵到丰州滩,没有发现敌寇。又选精锐百人,远至丰州西北,遇到牧马的一百多人,击斩二十三人,并夺取他们的马返回。还没有进入边塞,敌寇大兵赶到,官军又饥饿又疲惫,放弃缴获的所有东西,奔跑回来。翟鹏根据实际情况向皇帝陈述。皇帝因将士敢深入,仍然实行升迁赏赐。按照以往旧例,我军都是团操镇守城池,闻警才出战。自从边患炽盛以来,每年夏秋期间分别驻扎边堡,称之为暗伏。翟鹏请求入秋后全都赴塞,划地分守,称之为摆边,九月中旬返回城镇。于是载入军令。

          二十三年(1544)正月,皇帝认为去年无敌寇侵犯乃是将帅之功,下诏书奖赏翟鹏,并赐衣服一套。到三月,俺答侵犯宣府龙门戍所,被总兵官谷阝永等人打退,斩敌五十一人。论功,翟鹏进升为兵部尚书。皇帝倚靠翟鹏消灭敌寇,屡次下达赏赐命令,翟鹏的请求建议多被听从,而责成其功者甚急。翟鹏也竭尽智力,但不能在呼吸之间应对变化。御史曹邦辅曾经弹劾翟鹏,翟鹏请求罢去自己的官职,皇帝没有允许。这一年九月,蓟州巡抚朱方请求撤去诸路防秋兵,兵部尚书毛伯温因而一起撤掉宣、大、三关客兵。俺答于是在十月初侵犯膳房堡。被谷阝永阻拒,于是在万全右卫毁墙入侵。从顺圣川到蔚州,侵犯浮屠谷,一直抵达完县,京师戒严。皇帝大怒,屡次下诏书责问翟鹏。翟鹏在朔州听到这种紧急情况。半夜赶到马邑,调兵粮,又赶到浑源,派遣诸将遏止敌人。御史杨本深弹劾翟鹏犯有逗留罪,致使敌贼威震畿辅。兵科戴梦桂继杨本深后弹劾翟鹏。于是派官桎梏翟鹏,而以兵部左侍郎张汉代替翟鹏的职位。翟鹏到达京师,下诏狱,因罪永戍边关。行至河西务,被民家困迫刁难,他告钞关主事用杖击民家,厂卫听说了这件事,以此上告。又逮捕翟鹏送到京都,死在狱中,人们都为他可惜。

          原先,翟鹏在卫辉,准备上朝廷拜见皇帝,行李简朴,通判王江送金钱给他。翟鹏说“:难道我的朴素衣着不能让人信服吗?”王江感到惭愧而退走,翟鹏的耿介就是这样。隆庆年初期,恢复了他的官职。 


        相关文言文
        《明史·周敬心传》《明史·陈九畴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欧阳重传》《明史·潘埙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欧阳铎》《明史·李中传》
        《诈疾平叛》《明史·戚继光传》(三)
        《明史·刘熙祚传》《明史·金兴旺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朱能传》《明史·李敏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任礼传》《明史·俞谏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齐之鸾传》《明史·翁大立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沐晨传》《明史·翁万达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曹璘传》《明史·薛侃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乔允升传》《明史·陆光祖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申时行传》(二)《明史·杭雄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杨慎传》(二)《明史·王翱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胡松传》《明史·李默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麻贵传》《明史·王仪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吴执御传》《明史·夏嘉遇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戚继光传》(二)《明史·林瀚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章纶传》《明史·丰熙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刘炜传》《明史·郭正域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崔景荣传》《明史·张养蒙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汤鼐传》《明史·马自强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郭登传》《明史·黄宗明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孙交传》《明史·丘福、李远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张钦传》《明史·彭伦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韩观传》《明史·刘玉传》

        工具导航: 在线新华字典 成语词典 反义词查询 近义词查询 古诗词大全 歇后语 绕口令 中文转拼音 简繁转换 语文网

        手机站   版权所有 在线文言文翻译器 Email:zmjfy@yeah.net   浙ICP备05019169号 公安备案号 :33038102330518

        欧美一级日韩一级亚洲一级,特黄特色国产AA级毛片免,国产在线精品亚洲观看不卡欧,久久露脸国产精品WW,欧美性大战久久久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