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言文大全文言文大全  练习大全  作者分类


        《明史·丁汝夔传》原文及翻译

        明史
        原文

          丁汝夔,字大章,霑化人。正德十六年进士。改庶吉士。嘉靖初,授礼部主事。争“大礼”被杖,调吏部。累官山西左布政使,擢右副都御史,巡抚甘肃。历抚保定、应天。入为左副都御史。坐事调湖广参政。复以故官抚河南。历吏部左、右侍郎。二十八年十月拜兵部尚书兼督团营。条上边务十事,皆报可。当是时,俺答岁寇边,羽书叠至。天子方斋居西内,厌兵事,而大学士严嵩窃权,边帅率以贿进,疆事大坏。其明年八月甲子,俺答犯宣府,诸将拒之不得入。汝夔即上言:“寇不得志于宣府,必东趋辽、蓟。请敕诸将严为备。潮河川乃陵京门户,宜调辽东一军赴白马关,保定一军赴古北口。”从之。寇果引而东,驻大兴州,去古北口百七十里。大同总兵官仇鸾知之,率所部驰至居庸南。顺天巡抚王汝孝驻蓟州,误听谍者谓寇向西北。汝夔信之,请令鸾还大同勿东,诏俟后报。及兴州报至,命鸾壁居庸,汝孝守蓟州。未几,寇循潮河川南下至古北口,薄关城。总兵官罗希韩、卢钺不能却,汝孝师大溃。寇遂由石匣营达密云,转掠怀柔,围顺义城。闻保定兵驻城内,乃解而南,至通州。阻白河不得渡,驻河东孤山,分剽昌平、三河,犯诸帝陵,杀掠不可胜纪。

          京师戒严,召各镇勤王。分遣文武大臣各九人,守京城九门,定西侯蒋传、吏部侍郎王邦瑞总督之,而以锦衣都督陆炳,礼部侍郎王用宾,给事御史各四人,巡视皇城四门。诏大小文臣知兵者,许汝夔委用。汝夔条上八事,请列正兵四营于城外四隅,奇兵九营于九门外近郊。正兵营各一万,奇兵营各六千。急遣大臣二人经略通州、涿州,且释罪废诸将使立功赎罪。帝悉从之。然是时册籍皆虚数。禁军仅四五万,老弱半之,又半役内外提督大臣家不归伍,在伍者亦涕泣不敢前。从武库索甲仗,主库奄人勒常例,不时发。久之不能军。乃发居民及四方应武举诸生乘城,且大颁赏格。仇鸾与副将徐珏、游击张腾等军白河西,杨守谦与副将朱楫等军东直门外,诸路援兵亦稍集。议者率谓城内虚,城外有边兵足恃,宜移京军备内衅,汝夔亦以为然。遂量掣禁军入营十王府、厌寿寺前。掌营务者成国公朱希忠恐以兵少获谴,乃东西抽掣为掩饰计。士疲不得息,出怨言,而莫晓孰为调者,则争詈汝夔。鸾兵无纪律,掠民间。帝方眷鸾,令勿捕。汝夔亦戒勿治鸾兵。民益怨怒。

          寇游骑四出,去都城三十里。及辛巳,遂自通州渡河而西,前锋七百骑驻安定门外教场。明日,大营薄都城。分掠西山、黄村、沙河、大小榆河,畿甸大震。初,寇逼通州,部所遣侦卒出城不数里,道遇伤者,辄奔还妄言诳汝夔。既而言不雠,汝夔弗罪也。募他卒侦之复如前。以故寇众寡远近皆不能知。

          宣府总兵官赵国忠,参将赵臣、孙时谦、袁正,游击姚冕,山西游击罗恭等,各以兵入援,营玉河诸处。诏兵部核诸镇兵数,行赏赉。勤王兵先后五六万人,皆闻变即赴,未赍糗粮。制下犒师,牛酒无所出。越二三日,援军始得数饼饵,益饥疲不任战。

          帝久不视朝,军事无由面白。廷臣多以为言,帝不许。礼部尚书徐阶复固请,帝乃许。癸未,群臣昧爽入。至日晡,帝始御奉天殿,不发一词,但命阶奉敕谕至午门,集群臣切责之而已。帝怒文武臣不任事,尤怒汝夔。吏部因请起杨守礼、刘源清、史道、许论于家。汝夔不自安,请督诸将出城战,而以侍郎谢兰署部事。帝责其推委,命居中如故。寇纵横内地八日,诸军不敢发一矢。寇本无意攻城,且所掠过望,乃整辎重,从容趋白羊口而去。

          方事棘,帝趣诸将战甚急。汝夔以咨嵩。嵩曰:“塞上败或可掩也,失利辇下,帝无不知,谁执其咎?寇饱自飏去耳。”汝夔因不敢主战,诸将亦益闭营,寇以此肆掠无所忌。既退,汝夔、兰及户、工尚书李士翱、胡松,侍郎骆颙、孙禬皆引罪。命革士翱职,停松俸,俱戴罪办事,侍郎各停俸五月,而下汝夔狱。帝欲大行诛以惩后。汝夔窘,求救于嵩。嵩曰:“我在,必不令公死。”及见帝怒甚,竟不敢言。给事御史劾汝夔御寇无策。帝责其不早言,夺俸有差。趣具狱,怒法司奏当缓,杖都御史屠侨、刑部侍郎彭黯、大理卿沈良才各四十,降俸五等。刑科张侃等循故事覆奏,各杖五十,斥侃为民。坐汝夔守备不设,即日斩于市,枭其首,妻流三千里,子戍铁岭。汝夔临刑,始悔为嵩所卖。

          方廷讯时,职方郎王尚学当从坐。汝夔曰,“罪在尚书,郎中无预”,得减死论戍。比赴市,问左右:“王郎中免乎?”尚学子化适在旁,谢曰:“荷公恩,免矣。”汝夔叹曰:“汝父劝我速战,我为政府误。汝父免,我死无恨。”闻者为泣下。隆庆初,复官。

          汝夔既下狱,并逮汝孝、希韩、钺。寇未尽去,官校不敢前,托言汝孝等追寇白羊口,远不可卒至。比逮至,论死。帝怒渐解,而汝孝复以首功闻,命俱减死戍边。



        译文

          丁汝夔,字大章,沾化人。正德十六年(1521)进士。改为庶吉士。嘉靖年初期,授官礼部主事。因争辩“大礼”被杖拷打,调到吏部。累官山西左布政使,提升为右副都御史,巡抚甘肃。历抚保定、应天。调入朝廷任右副都御史。因事调到湖广任参政。又以原官职巡抚河南。历任吏部左侍郎、右侍郎。

          二十八年(1549)十月拜封为兵部尚书兼督团营。逐条奏上边关事务十事,都被皇上批准。就在这个时候,俺答年年侵犯我边关,告急兵书纷至。皇帝正斋戒居住在西内,讨厌兵事,而大学士严嵩窃取权职,边关将帅一般都是因贿赂严嵩而得到提拔的,边疆防备之事很糟。第二年八月初三,俺答侵犯宣府,诸将抵抗住使他们不得侵入。丁汝夔当即上疏说“:敌寇在宣府没有成功,一定会向东侵略辽、蓟。请求皇上告诫诸将严阵以待。潮河川是入侵京师的门户,应当调辽东一军开赴白马关,保定一军开赴古北口。”皇帝听从了他的话。敌寇果然向东开进,驻扎在大兴州,离古北口一百七十里。大同总兵官仇鸾知道后,率领部下急驰到居庸南边。顺天巡抚王汝孝驻扎在蓟州,误听情报员说敌寇攻向西北。丁汝夔相信了他的话,请求下令仇鸾返回大同不要东进,待等后报。等到兴州战报来后,命令仇鸾壁扎居庸,王汝孝守卫蓟州。过了不久,敌寇沿着潮河川南下到古北口,迫近关城。总兵官罗希韩、卢钺不能打退敌人,王汝孝的军队也大败。敌寇于是由石匣营到达密南,转掠怀柔,包围顺义城。听说保定军驻在城内,于是撤消包围而向南进发,到通州。被阻在白河不能渡过,驻扎在河东的孤山上,分兵抢劫昌平、三河、冒犯诸帝陵,杀掠不可胜数。

          京师戒严。召集各镇勤王,分派文武大臣各九人,守卫京城九门,由定西侯蒋传、吏部侍郎王邦瑞进行总督,而以锦衣都督陆炳,礼部侍郎王用宾,给事御史各四人,巡视皇城四门。诏告大小文臣懂得兵事的,准许丁汝夔进行委用。丁汝夔逐条上奏八事,请求将正兵四营分列在城外四隅,奇兵九营分列在九门外近邻。正营每营一万人,奇营每营六千人。急派大臣二人经略通州、涿州,并且释放因罪被废除的诸位将领使他们立功赎罪。皇帝都听从了他。但是这时册籍都是虚数,禁军只有四五万人,老弱占了一半,又有一半在内外提督大臣家里当差役不归军队,在队伍的人也有哭泣流涕不敢上前线的。军队从武库里索领甲仗,管库宦官按常例进行勒索,不按时发放武器,长久下来就不能打仗。于是发动居民及四方应武举人考试的诸生登城防守,并且大颁赏格。仇鸾与副将徐珏、游击张腾等驻扎在白河以西,杨守谦与副将朱楫等驻扎在东直门外,诸路援兵也逐渐集聚。谋议事的人都说城内空虚,城外有边兵足以依靠,应当调京军以防止城内的坏事。丁汝夔也认为是这样。于是抽调禁军入营十王府、庆寿寺前。掌管营务的人成国公朱希忠怕因为兵少而受到谴责,于是东抽西调来作掩饰。士兵疲惫而得不到休息,产生出怨言,而不知道谁要这样调动,则竞相争骂丁汝夔。仇鸾的兵无纪律,在民间抢掠。皇帝正宠爱仇鸾,下令不要逮捕。丁汝夔也告诫不要整治仇鸾的兵士。黎民百姓更加怨恨他。

          敌寇游击骑兵四出,离都城三十里。等到辛巳,于是从通州渡河向西边去,前锋七百骑兵驻扎在安定门外教场。第二日,大军迫近都城,分掠西山、黄村、沙河、大小榆河,畿甸大震。当初,敌寇威逼通州,部所派遣侦察兵出城不到数里,在路上遇到受伤的人,于是就跑回来妄言欺骗丁汝夔。既而所言并不应验,丁汝夔不怪罪他们。招募其他的士兵去侦察,又像以前一样。所以敌寇的多少远近等情况都不能知道。

          宣府总兵官赵国忠,参将赵臣、孙时谦、袁正,游击姚冕,山西游击罗恭等人,各率兵回来援救,安营在玉河诸处。皇帝下诏兵部核准诸镇兵数,实行赏赐。勤王兵先后有五六万人,都是听说有兵变就赶赴而来,没有携带干粮。虽有命令下来犒师,但牛肉酒等没有地方拿出。过了二三日,援军才得到几个饼而已,更加饥饿疲惫不能胜任战斗。

          皇帝长久不视朝,军事无法当面陈白。廷臣大多要求皇帝上朝,皇帝不许。礼部尚书徐阶又坚持原来的请求,皇帝允许了。二十二日,群臣拂晓入朝,到黄昏,皇帝才到奉天殿,不发一词,只命令徐阶奉敕谕到午门,集聚群臣切实责备了一顿而已。皇帝恼怒群臣不胜任事情,特别恼怒丁汝夔。吏部因而请求起用停职在家的杨守礼、刘源清、史道、许论诸人。丁汝夔感到不安,请允许让他总督诸将出城作战,而让侍郎谢兰代理部事。皇帝责备他推诿,命丁汝夔居中如故。敌寇纵横八天,诸军不敢发一箭。敌寇本就无意攻城,而且抢掠到的东西超出原来的估计,于是清理辎重,从容地趋向白羊口而离去。

          事情正棘手时,皇帝急促地催诸将迎战。丁汝夔去咨询严嵩。严嵩说“:边塞上战败或许可以掩盖,京城之下失利,皇帝没有不知道的,谁来担当这一责任?敌寇抢掠充足后自然会离去的。”丁汝夔因为不敢主战,诸将也紧闭营门,敌寇因此肆无忌惮地进行抢掠。到敌寇退回以后,丁汝夔、谢兰及户工部尚书李士翱、胡松,侍郎骆..、孙衤会都引以为罪。皇帝下令革去李士翱官职,停发胡松薪俸,都让他们戴罪办事,侍郎每人停发薪俸五个月,将丁汝夔下狱。皇帝想大量诛捕以儆效尤。丁汝夔处境困迫,向严嵩求救。严嵩说:“我在,一定不会让你死。”等到发现皇帝非常恼怒,竟不敢吱声。给事御史弹劾丁汝夔防御敌寇没有计策。皇帝责他不早说,相应地减少他们的薪俸,催促早点定罪。皇帝恼怒法司缓刑之奏,杖责都御史屠侨、刑部侍郎彭黯、大理卿沈良才各四十,降他们薪俸五等。刑科张侃等人遵循旧例将事复奏,被各打五十大杖,并将张侃贬斥为民。问丁汝夔不设守备之罪,即日斩于市,并割下脑袋悬城示众,将他的妻子流放三千里,将他的儿子贬戍铁岭。丁汝夔临近受刑,才后悔被严嵩出卖。

          当廷审讯的时候,职方郎王尚学被连带问罪。丁汝夔说:“罪在尚书,郎中没有参加预谋。”王尚学才得以减死罪而被贬戍。等到赴市问斩时,丁汝夔问左右的人“:王郎中免死了吗?”王尚学的儿子王化正好在旁,感激地说:“承当您的大恩,我父得以免死。”丁汝夔感叹地说:“你父亲劝我速战,我被政府所误。你父能免死,我死而无恨。”听到这话的人都纷纷泪下。隆庆初年,丁汝夔复官。

          丁汝夔已经下狱,一并逮捕王汝孝、罗希韩、卢钺。敌寇还未完全离去,官校不敢上前逮捕,假称王汝孝等人,到白羊口追击敌寇,由于太远而不能即刻赶到。等到逮捕至京城后,论死罪。这时皇帝的恼怒已逐渐消解,而王汝孝等人又以首功奏闻,因而他们都被减死罪而贬戍边关。 


        相关文言文
        《明史·曾铣传》《明史·翟鹏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周敬心传》《明史·陈九畴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欧阳重传》《明史·潘埙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欧阳铎》《明史·李中传》
        《诈疾平叛》《明史·戚继光传》(三)
        《明史·刘熙祚传》《明史·金兴旺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朱能传》《明史·李敏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任礼传》《明史·俞谏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齐之鸾传》《明史·翁大立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沐晨传》《明史·翁万达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曹璘传》《明史·薛侃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乔允升传》《明史·陆光祖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申时行传》(二)《明史·杭雄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杨慎传》(二)《明史·王翱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胡松传》《明史·李默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麻贵传》《明史·王仪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吴执御传》《明史·夏嘉遇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戚继光传》(二)《明史·林瀚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章纶传》《明史·丰熙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刘炜传》《明史·郭正域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崔景荣传》《明史·张养蒙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汤鼐传》《明史·马自强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郭登传》《明史·黄宗明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孙交传》《明史·丘福、李远传》
        《明史·张钦传》《明史·彭伦传》

        工具导航: 在线新华字典 成语词典 反义词查询 近义词查询 古诗词大全 歇后语 绕口令 中文转拼音 简繁转换 语文网

        手机站   版权所有 在线文言文翻译器 Email:zmjfy@yeah.net   浙ICP备05019169号 公安备案号 :33038102330518

        欧美一级日韩一级亚洲一级,特黄特色国产AA级毛片免,国产在线精品亚洲观看不卡欧,久久露脸国产精品WW,欧美性大战久久久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